从《伤逝》与《中国式离婚》看中国女性的第二性

   本文基于《伤势》和《中国式离婚》小说文本阅读,通过对小说中子君和林小枫两位女性形象分析,得出这样的结论婚后的子君和林小枫回归家庭,承担相夫教子的责任,狭小的家庭空间和繁重的家务让女性丧失自我,最终失去独立意识,导致女性的悲剧。 
  关键词第二性;《伤逝》;《中国式离婚》;女性意识 
  《伤势》和《中国式离婚》是鲁迅与王海鸰在不同时代写作的关注女性命运的小说,虽然两位作家创作小说的时间相隔半个世纪之久,但是两位作家关注着尽管两性平等的呼声很高,但是小说中的女性不自觉地回归,依附男性,成为男性的第二性。1 
  一、回归女性自我意识的缺失 
  《伤逝》是鲁迅唯一一篇爱情题材的小说。它描写了受“五四”个性解放思想影响的青年男女——子君和涓生恋爱、婚姻的的悲剧。 
  子君是一位接受过新思想影响的青年,她与情人涓生“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伊伯生,谈泰戈尔,谈雪莱……”涓生将子君视为精神上和生活上的伴侣。尤其让涓生感动的是,子君“坚决地”说“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涓生幸喜,“知道中国女性,并不如厌世家所说那样的无法可施,在不远的将来,便看见辉煌的曙色的”2。当同居以后,子君终日忙碌着,照顾涓生,照顾阿随和小油鸡,对做菜“倾注着全力”,和小官太太因为小油鸡而暗斗,此时,吉兆胡同那个“安宁和幸福”的小家庭就是子君生活的全部。当涓生失掉工作以后,由于子君每天都沉迷于操持家务,与小官太太暗斗“连谈天的工夫也没有,何况读书和散步”,在会馆的时候,“还偶有议论的冲突和意思的误会,自从到吉兆胡同以来,连这点也没有了”,有的只是对往事的温习。涓生失去了心灵沟通和交流的对象。涓生希望爱情能够“时时生长,更新,创造”,2没有了心灵的沟通,这个对子君来说是“安宁和幸福的小家庭”,对涓生来说却是那么沉闷,“天气的冷和神情的冷,逼迫我不能在家庭中安身”,也终于让涓生说出了“我已经不爱你了”。子君最终不得不回到了那个努力摆脱的家庭。 
  虽然子君生活在一个破旧立新的时代,求个性解放、妇女独立的声音震动了每一个中国妇女的心灵。为了反抗旧家庭的束缚,争取恋爱婚姻幸福,无畏于路人的“探索讥笑,猥亵的眼光”毅然和专制家庭决裂。当子君和涓生在吉兆胡同建立了小家庭后,子君就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料理家庭上;同时,子君与涓生在吉兆胡同建立小家庭以后,又回到原地。子君争取到恋爱婚姻的自由以后,吉兆胡同的小家庭中陶醉于做传统的家庭妇女,而忘记了翅膀的扇动,忘记了怎样飞翔。只是拽着涓生的衣角前行。 
  二、妻凭夫贵女性自我意识的缺失 
  在继《伤势》后的半个世纪之久,王海鸰创作的婚姻小说《中国式离婚》引发了人们对婚姻家庭问题深层次的思考。 
  小说的女主人公林小枫是一位中学教师,有相对稳定的经济收入,实现了经济的独立,然而当林小枫对家庭物质条件不满意的时候,首先把希望寄托于丈夫宋建平,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林小枫主动承担全部家务,因此,小说中对林小枫的工作情境描写很少,即使小说描写林小枫的工作场景,也只是展示承担主家庭责任的林小枫在工作中的忙乱和失职,为其辞职谱写下序曲。小说中林小枫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家庭责任,丈夫宋建平承担家庭责任仅仅只有3次,而且都是因为林小枫外出而不得不承担。最终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林小枫毅然辞去稳定的教师工作,一门心思地照顾忙碌的丈夫、照顾孩子,此后再也没有描写宋建平做家务的情节。3 
  当林小枫有稳定工作的时候,她承担了全部的家庭责任,以家庭为中心。当林小枫不愿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期望丈夫帮助实现物质富足的愿望,为了照顾忙碌的丈夫,林小枫毅然辞职在家,果断地承担了全部家庭责任,回归家庭,回归厨房的林小枫每天关注的是自己“是不是老了”。在怀疑丈夫有外遇的时候,听从朋友娟子的建议买性感内衣,以便引起丈夫的注意。 
  如此种种显示,无论是在辞职前还是在辞职后,林小枫都是家庭为中心,以丈夫为中心,虽然她受过男女平等思想的影响,一方面有着强烈的女性意识,害怕自己仅仅作为宋建平的妻子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但是一方面又有着强烈的妻凭夫贵的思想。这在小说中有具体体现,林小枫第二次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她发现因为丈夫医术高明,以前的同学专门组织聚会,林小枫成为聚会中的焦点人物,林小枫为此而幸喜。 
  由此可见,正如安·弗尔曼认为的那样,林小枫体验的不是自我,而是“他者”,4林小枫的女性自我意识常常完全依赖亲朋好友的赞赏。因为看着年轻的娟子,林小枫担心丈夫嫌弃自己。因此,林小枫的所有行为都是围绕着丈夫,以丈夫为中心。 
  三、结论 
  由以上可见,虽然在上个世纪2年代,女性平等自由的声音震撼着每个中国女性的心灵,娜拉离家出走那“砰”的关门声告诉世人女性应该争取独立、自由。然而经过了半个世纪以后,中国女性根深蒂固的依附性依然存在,经济独立的女性常常依附男性,自觉地沦为男性的附属品。 
  参考文献 
  1法西蒙娜·德·波伏娃.第二性M.陶铁柱译,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4 
  2 鲁迅.伤逝M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24 
  3王海鸰.中国式离婚.北京作家出版社. 211 
  4邓伟志,徐榕.家庭社会学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