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集群从传递价值到促进增长

 物流集群内主动促成积极的“反馈循环带”使托运人的产品定价既灵活又有竞争力。
  货物承运人知道如何选择最好的设施、服务供商和地点以最大限度地高速度和效率。但如果不退后一步看,将很难注意到许多物流资源往往集中在某些地方。
  物流集群范围是城市或地区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尤西·谢菲在其新作《物流集群传递价值和推动增长》(以下简称《物流集群》)一书中说,某些物流活动集群会创造一个临界效应,为货运服务供灵活且有竞争力的价格。这些物流集群促进并受益于全球化,它依赖于高效率的供应链,得以使国际贸易顺利完成。
  有些人可能认为物流集群是根据某个规划开发的结果,如伊利诺伊州乔利埃特的大规模多用户多式联运中心,或者得克萨斯州的沃斯堡附近的联合园区,或由像UPS快递的独立实体运营的一个园区。但谢菲将它看得更宽泛,认为整个城市或地区都可看作是一个物流集群。
  根据谢菲的定义,洛杉矶是一个物流集群,因为它拥有两个主港口、一个国际机场、一个名为“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的集装配送中心、大量的短途和长途的拖运卡车公司、两个主跨洲际铁路的终点站以及由港口资助的清洁排放技术研究机构。
  谢菲是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运输与物流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他认为,物流集群吸引公司是因为一个地区的经济中有许多相关联的服务。其中卓越物流的典型代表是位于西班牙萨拉戈萨的最大物流园区PLAZA(Platforma Logistica de Zaragoza)。
  产业集群的经典样板
  该书一个更吸引人之处是介绍了现代物流集群与其他知名经济集群的共同特点,如硅谷(高科技)、好莱坞(电影制片厂)、底特律(汽车)、巴黎(时装)和华尔街(金融),而作为现代物流集群的是圣地亚哥(全球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和奥兰多(由迪士尼和环球主题公园设立的计算机模拟)。它们是横向关系的代表,企业间既竞争又合作的方式使彼此受益。
  佛罗伦萨的类比很有趣,从卢卡·黛拉·罗比亚的不透明白色氧化锡釉的配方及烧制方法和在赤陶雕塑使用金属氧化物的颜色,我们可以学到比想象中更多的东西。
  随着各行业在彼此地理毗邻范围的集中,它们吸引了工人、投资者和智力资本并成为知识、创新和文化的孵化器,在自我增强机制下促进了更多经济活动。大学或卫星设施的集群是自然定位,因为公司需熟练的劳动力和持续的研究支持。毕业生往往因现有的工作机会而留在这个地区。在同一地区生活和工作可以方便专业人士通过正式的和非正式的互动来分享知识、交流和学习。
  积极反馈或相互协作
  在相关联服务集中的情况下,多式联运和物流公司的汇集使该地区相对于其他地区更具竞争力,因为托运人有各种各样更低成本的货物运输方案可以选择。
  这是简单的经济学常识。当有更多的货物运至和运出某一特定地区,有更多的运输公司过来满足需求,每批货物的运费会较低。这是伴随更激烈的竞争而转化为更优的定价。承运人还供更多的服务(新的目的地、直达运输服务和增值服务)和更多集中托运的机会以供独具特色的差异化服务。彼此仓库靠近可以分享空间——租用竞争对手的剩余仓库或反之亦然——按需调整以适应其客户订单量的涨跌。
  谢菲说“集群发展是积极反馈或相互协作的结果。随着某一类型(或某些职能)的公司进入得越来越多,更多的供应商及客户也进入,使集群更具吸引力。此外,随着集群发展,其对政府发展的影响也在增大,影响着进一步的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有利的法规,再次吸引更多的公司。”
  书中所描述的主物流集群有新加坡、荷兰、巴拿马及巴拿马运河和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
  由于孟菲斯靠近东海岸的人口中心、相对良好的天气和市领导的支持——及追随其后的其他公司,联邦快递1973年就在孟菲斯建立了主的航空枢纽。医疗设备制造商伟创力(Flextronics)在靠近跑道尽头的位置,由此,它可以迅速运送医疗设备至客户。因其抗洪涝的中心位置,孟菲斯也是一个驳船、卡车和铁路枢纽。
  PLAZA物流集群西班牙萨拉戈萨省的杰作
  PLAZA在过去十年发展成为物流中心,著名的西班牙时装零售商Zara和鱼处理器Caldero编排复杂地在此建立全球性的供应链。
  由于担心萨拉戈萨省太依赖于汽车行业,即通用汽车欧宝工厂,亚拉冈自治区官员做出战略性决策——建立一个巨大的物流园区。乍一看,萨拉戈萨似乎不应该作为货运枢纽的合理选择——该省的人口只有8万,到任何港口都数小时。但它位于几条主公路和连接到泛欧洲网络铁路线的交会处,与西班牙的四大城市以及西班牙在大西洋和地中海的港口大致等距离。这里运营着在冷战时期曾经为美国空军使用的军事机场而现在已转为民用的设施,并能够营运世界最大的货运飞机。
  地方当局买下大片农田,协助国家政府建设一条连接巴塞罗那和马德里的高速铁路,并通过在PLAZA而不是巴塞罗那定位新的大规模配送中心,说服Zara成为主承租人。开发商还在PLAZA建立了一个由麻省理工学院管理的研究生教育和研究中心,那里的公司成为萨拉戈萨物流中心的学生和研究人员的“现实实验室”。
  它处在欧洲的中心位置,规模运营和多式联运相连接——包括集装箱铁路服务——给予客户最佳的出货频率、规模、速度及成本的选择。
  所有的物流集群都供更多的灵活性优势。集中化操作使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司达到供需平衡。货物聚集处成为做更多的预存准备的天然选址。在制造业集群,供应商自然会在同一地区建立办事机构为一级企业供服务。例如,Caldero鼓励希悦尔包装公司在PLAZA建立一个专门的包装厂以用于展示密封鱼。制作盛放鱼再生塑料容器的二级供应商Logifruit也搬到了萨拉戈萨以更好地为Caldero服务。
  在欧洲,PLAZA比大多数其他物流园区都大,它的建立是为了集聚客户以确保持续的可靠性、优质的运输并防止其他地区建立自己的物流园区。   谢菲表示“进入集群的物流企业越多,物流及运输成本就下降得越多,贸易机会也就越大。贸易越多,越需物流集群,通过这些活动的集中,你也可以更经济地找到解决方案。”
  从A到Z的物流产业
  谢菲——一个跨行企业家,其公司购买了像莱德系统、曼哈顿联营(物流软件)和Sabre(客运航空预订平台)等程序,他指出许多政府盲目地追求热门行业,如生物医药和技术,而没有意识到物流业对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有多大的价值。在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时刻,物流业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能供从装卸码头的包装工到信息技术专家和高管等各层次的工作。
  也有与物流活动有关的社会公平元素。物流是一个重视经验和经常有公司内部拔的产业,而其他低薪行业如餐馆和博彩则没有相同的晋职空间。在美国,一个配货员的平均工资只是制造业和物流职能的微小部分,且通常不能外包,因为货物必须在他们处理或出售的地区分配。
  物流集群从环保角度来看也更好,因为托运人的高密度意味着卡车货源充足,因此运送相同数量的货物需更少的车。政治上减少污染的压力使集群地区成为持续创新的中心。例如,洛杉矶和鹿特丹港引领着绿色运输的技术。
  《物流集群》是一个很好的读本,它对为什么公共政策应该支持这些类型工业区做了有力的论证。读者会觉得读到的不只是集群,而是从A到Z的物流产业。谢菲从本质上引入各种类型的物流活动,政府如何通过基础设施投资、法规和税收及教育来推动物流业发展——各因素在涉及配送的一切领域发挥作用。
  通过出对供应链及物流活动如此全面的看法,谢菲将重点不放在集群本身,而基本让整个行业作为一个巨型的集群,因为无论公司是否属于某个集群,很多服务都将可用。我们对遍布美国全国的整个交错的交通网——公路、机场、内陆航道、管道以及基础设施的通过能力和拥挤程度如何影响货流也有了一个宽泛的概览。这些观点也很重,但这也许更适用于更宽泛的物流概览,因为物流集群的关联性使我们无法区分各港口或地区。
  还有另一个与物流集群相关的问题被忽视,即集群的集中性风险。211年日本发生的地震/海啸/辐射灾难对于日本汽车制造商的影响特别大,因为该行业许多重的供应商都集中在日本的受灾地区。在许多情况下,公司建立“虚拟集群” 将会更好——公司和专业人员的网络连接——而不是地理集群。创建跨越地域的虚拟化中心可以减少风险。集群固然有其好处,但是如果你发现你处在一个高危的地理集群,也许你会想利用信息技术的方式达到信息共享,而不仅仅是地理上的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