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美剧《绝望的主妇》中语言的人际情态

   近年来随着国外影视剧的展播,欧美一些贴近生活、诉诸生活哲理的剧目颇受观众所青睐,尤其是美国电视剧非常受中国观众的热捧。那么,美剧的魅力何在呢?概括起来说,美剧的选材特别广泛,涉及了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其剧情跌宕起伏,语言幽默,再加上不少英语学习者通过对美剧的观看和学习,不仅聆听到了地道的美语情态的享受,同时也了解了欧美诸多文化形态,以及美国民众的人生态度,这些都使美剧能够成功播出并且创下一次又一次的高收视率的原因。《绝望的主妇》(Desperate Housewives)是2004年推出的电视剧,至今已十年有余,但网络的下载量和观看量依然很高。该剧的语言系统中,各个角色很有特色的语言对话,所呈现出的人际交往中极其丰富的情感、情态,可以使观看者更透彻地理解和欣赏美剧及其人物形象的内涵,透过形象触摸到美国社会人际交往中的情感现象。 
  一、人际功能和语气系统 
  1.人际功能的语言互为性 
  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观点,语言能够表达说话人的亲身经历及其内心的活动,另外,通过语言我们也可以判断说话人的地位、身份、会话动机,包括说话人对其他事物的推断及评价,这就是语言的人际功能。讲话者作为干预者(intruder)用语言参加会话,通过人际功能,讲话者参与到某个具体的会话情境中,在会话中表现自己的判断和评价,并试图影响或者改变听话人的观点和行为。人际功能也体现了和会话情境相关的角色之间的关系,如会话参与者的交际关系(发问者和回话者、告知者和怀疑者等等)。语言的交流包括两个目的,即给予和求取,这也体现了语言交流是一种互动行为。人际交往中的角色分为两类,一类是给予方,另一类是求取方,而交流物(commodity exchanged)也包括两大类,即物品和服务(goods & services)及信息(information),于是便产生了以下言语功能说话人在给予物品和服务的时候施行了提供(offer)这一言语功能,而在求取物品和服务的时候施行了命令(command)的功能;说话人在给予信息的时候施行了陈述(statement)这一言语功能,而在求取信息的时候则施行了提问(question)的功能。交际参与者在进行互动时实施了言语的功能,正是在这样的你来我往的互动中人际意义的交换得到实现,而语言功能及由此引发的应答之间的关系也便直接体现在这种互动之中。语言的人际情态、情境、情景等通过这一功能呈现出来。 
  2.语气系统的语言情态性 
  人际交往中的语言互动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语法体系中的语气和情态上,而这两者亦体现了人际意义,交际参与者之间的互动借由人际意义潜势中的语气和情态而得到实现。 
  英语中的语气一般分为四种类型,即陈述、疑问、祈使和感叹。由于在某些情况下,一种语气常常和某一特定语言功能是相互对应的,因此,这二者之间关系非常密切。一般而言,陈述功能体现在陈述语气之中,发问的功能体现在疑问语气之中,命令功能体现在祈使语气之中,而感叹功能则体现在感叹语气之中。虽然如此,语言功能并不总是只和某一特定的语气相对应,例如,陈述语气I will open the door.或者疑问语气Would you like some more coffee?或者祈使语气Let me do this for you.这三种语气都可以用来实现提供功能。 
  语气指的是表现语气的语句成分,包括主语(Subject)和限定成分(Finite element)两个部分。主语指某个命题的叙述对象,一般均为名词或名词短语,它是肯定一个命题或者否定一个命题的基点,并能够有效和成功地负责一个命题或者提议,因此主语在命题中承载着很重的语义负荷。当讲话者作出某个提议时,主语决定着该提议是被执行还是被取消,主语有效地负责发话者所发出的命题。在一个命题中,主语本身是没有磋商余地的,这是因为在阐述该命题的时候,讲话者已经把这个命题的主语当作可以有效负责的句子成分了。主语一旦产生变化,那就意味着该命题和它所表达的信息也产生了变化,因此,一个命题的主语应该始终保持不变,而其他的成分则是可以更改或者辩驳的。 
  李战子指出,英语对话中通常由语句的语气将会话向前推进,因此,分析英语会话中的语气系统,能够更加有效地展现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分析美剧对话中的语气系统并研究其人际意义,一方面能够拓宽人际意义的研究领域并且为其增添大量新的语言素材;另一方面,基于人际意义理论的美剧语言研究能够使受众更好地理解和欣赏美剧及其语言。 
  二、《绝望的主妇》中语言的人际情态 
  本文选取几段美剧《绝望的主妇》中的对话为例,对其会话的语气系统做了分析并揭示其所承载的人际意义。 
  1.主语 
  主语可以是一个名词,或者是名词短语,甚至是名词性的句子。从功能视角来看,主语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形式存在,它还有其意义存在。主语承载了语气责任,它是语句中谓化成分的责任成分,具有人际意义,促进会话参与者之间的人际交流。在信息交流中,主语是负责命题有效性的成分,因此,主语是一个常项,除非有特殊的理由需改变。 
  例1 
  李其实,监狱生活对你来说没什么大的改变。你是个牙科医生,习惯探索洞穴的。 
  鲍勃你跟我发誓说你不会那样说的。 
  凯瑟琳布瑞告诉我说你打算好好利用离开的这段时间。 
  布瑞呃,是呀。他打算读一些经典名著,也可能学一门语言。
  安德鲁就是!他能学着用意大利语说“我值五根香烟”。 
  布瑞安德鲁,你够了啊。 
  奥森布瑞,他开玩笑呢。一切都好着呢,不过我的杯子好像空了啊。 
  (Lee Anyway, prison won’t be such a big change. You’re a dentist. You’re used to cavity searches. 
  Bob You vowed to me that you wouldn’t say that. 
  Katherine Bree tells me that you’re going to make very good use of your time away. 
  Bree Uh, yes. He’s going to read a lot of classic books, maybe study a language. 
  Andrew Yes, uh, he can learn the Italian for, I cost five cigarettes. 
  Bree Andrew, really. 
  Orson Bree, he’s joking. Everything is fine except my glass, which seems to be empty.) 
  Bree发现Orson误撞了Mike,于是他去警察局自首。本段对话发生在Orson准备自首的前一天。Bree邀请一对同性恋邻居还有好友Katherine一起吃饭,在场的还有Bree和前夫生的儿子Andrew。 
  本段中,通过几个角色台词的统计可以看出主语多为“you”“he”,除了Bob口中的“you”和Orson讲的“he”,其他的均指Orson,由此可得出本次会话是围绕着Orson展开的,而这场聚餐也正是为了安慰即将进入监狱的Orson而举办的。对话由Katherine的问题发起,她问Orson是否会像Bree所说的那样充分利用在监狱的时间。“Bree tells me that…”说明Katherine的信息来自Bree,说明作为朋友才得知Bree的“家丑”。可还没等Orson回答,Bree便赶紧接话说正是那样,Orson打算读很多经典名著,甚至还有可能会去学习一种语言。Bree在此时抓住话语权,替Orson解释。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到Bree是个完美主义者,也很好面子,本来坐牢是件挺不光彩的事,但Bree说丈夫会在狱中读经典名著,甚至学习语言,以此掩盖了牢狱的不体面。之后Andrew开口了,说Orson可以学习意大利语。在此处,Andrew并不认同母亲的观点,他认为Orson在监狱里不可能会安心读书学习,然而他并未直接指出,而是以“I cost five cigarettes”这个病句为例来暗示自己的观点。此处我们可以看出Andrew过了叛逆期以后变得成熟了,懂得了会话技巧并会照顾听话人的情绪。Orson去自首,所以心情非常沮丧;Bree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必定觉得丢脸也不免会有些失落。在如此紧张低沉的对话氛围中,Andrew试图以一种幽默诙谐的语言来打破紧张的气氛。对话以“you”“he”为主语作信息的起点,使Orson成为了议论的基点。直到最后,Orson才抓住话轮,一句“Everything is fine except my glass, which seems to be empty”,再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终于将主语这个对命题有效性负责的成分改变了,议论的基点相应地产生了变化,于是改变了众人的关注点和出发点,即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2.限定成分 
  限定成分指表达时态(如is,has)或情态(must, can)的助动词,可用来限制命题。限定成分为所议论的命题提供必需的参考点,把命题和人际交往的情境相联系,使命题真实存在并且可被议论。通常通过两种途径来议论命题,即会话发生的时间和说话人的判断和评价。会话发生的时间是“主时态”,而说话人的判断和评价为“情态”。主时态包括过去、现在和将来,指相对于会话发生时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情态由情态助动词来表达,是说话人对自己话语所含的频率或者意愿等等所做出的判断。 
  例2 
  勒内特亲爱的,我们已经给凯伦买过蜡烛了。再买一辆房车就有点过了吧。 
  汤姆是的,但那不是给她的,而是给我们的。我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勒内特噢,别了。这个惊喜我可受不了。 
  汤姆你想想看,坐这个车带孩子们去全国旅游个一年,多么美好啊! 
  勒内特哦,我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听你说这。 
  (Lynette Sweetie, we already got Karen a candle. An R.V. might be overkill. 
  Tom Yeah, but that’s not for her. That’s for us. I’m about to blow your mind, Lynette. 
  Lynette Oh, don’t. I like my mind the way it is. 
  Tom What would you say to the idea of taking the kids out of school for a year and bopping around the country in one of these sweet rides? 
  Lynette Well, I might not say anything. I might just put my finger to my ear and twirl it in circles.)
  让某个命题可被议论,那么这个命题是肯定的或者是否定的则必须被阐明,此为归一性特征。在小句“we already got Karen a candle”中,限定成分与词汇动词get合在一起为一般过去时,在本句中,限定成分为“给Karen送礼物”这个命题提供的参考点是会话发生时的过去。在会话发生前已经给Karen送过礼物了,所以该命题便成为了可议论的概念,其归一性特征是肯定的。在小句“but that’s not for her”中,限定成分为“is not”,也是一般现在时作为参考点,但归一性特征为否定。在英语语言中,否定形式并不总是一个单独的成分,而是常与限定成分合二为一共同作用的,如最后Lynette话语中的“might not”。 
  通过陈述语气,Lynette给予了Tom这样的信息“我们已经给Karen送过生日礼物了”和“没有必再送一辆房车。”本命题中的限定成分所提供的参考点均为过去的时间,由此把所议论的命题与实际的语境相联系Karen的生日已经过完,并且他们已经送出了生日礼物。这些是已经发生过的真实,肯定的限定成分和主语“we”共同构成语句的语气也体现了它的人际意义Lynette和Tom是夫妻,送出去的礼物代表的是他们的整个家庭,礼物所花的费用也是在整个家庭的预算开支中。从以上命题的语气分析,可以看出其实Lynette误解了丈夫的意思,以为房车是送给Karen的,而她并不同意,因为他们小家的经济状况不能允许,但她不愿意直接拒绝丈夫,而是说“we already got Karen a candle. An R.V.might be overkill”,她的命题只是为了证明他们不能承担房车作为第二份礼物。我们都知道,剧中的Lynette是个女强人,业务能力甚至超过了老公,在朋友眼中,甚至在丈夫心中,都误解Lynette是个很强势的女人,然而,通过此段对话中Lynette的语气,我们可以看出Lynette其实并不是处处都压制丈夫,她懂得适当地表达自己与丈夫的不同观点,同时也照顾丈夫作为一个男人的颜面需求,从而避免了一次争吵。 
  综上分析可见,人际交流的意义,是保持特定的社会联系群体,是人类进行语言交流的一个重的目的。因此,在人际交往中,人们总怀着这样那样的目的,或是求取或提供信息,或是影响他人的思想和行为,等等,美剧中的会话意义也是如此。美剧是英语学习者学习英语了解美国文化的重途径之一,因此,对美剧会话中所隐含的人物及社会关系的分析显得尤其重。通过分析美剧对话的语气系统,不仅能了解讲话者的身份、地位、态度以及动机等,而且能了解会话参与者的人际关系等,这对领悟某段对话的主题甚至整部剧的主旨等有着非常重的意义,能使观众更清晰地欣赏剧情,了解人物性格特征。 
  参考文献 
  1 M.A.K.Halliday.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 
  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8. 
  2 胡壮麟,朱永生,张德禄,李战子.系统功能语言学概论(修订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3 李战子.话语的人际意义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 
  4 苗兴伟.人际意义与语篇的建构J.山东外语教学, 2004(1)5-11.